铲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铲子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一家高科技公司的生猪整风运动

发布时间:2020-02-03 03:02:06 阅读: 来源:铲子厂家

导读:鱼龙混杂的生猪行业,闯入了一名“新兵”:他有着先天的技术优势,成熟的经营理念,丰富的市场经验,雄厚的资金实力,最重要的是,他还有理想:把新鲜、安全、健康的猪肉卖到全中国。 鱼龙混杂的生猪行业,闯入了一名“新兵”:他有着先天的技术优势,成熟的经营理念,丰富的市场经验,雄厚的资金实力,最重要的是,他还有理想:把新鲜、安全、健康的猪肉卖到全中国。

他的成功只是时间问题吗?

让每一块猪肉都来历清楚

“我们是在和拉板车的人竞争。”郑刚笑着说,笑容里还有几分无奈。

郑刚,晨星半导体FRID(射频识别)中国区事业部总经理。全世界70%的液晶显示器的主控芯片来自于这家台资企业。而郑刚及其团队进入生猪行业的底气首先来自于自己的技术优势。

晨星半导体掌握着物联网的核心技术之一FRID,也是全球唯一一家同时提供FRID芯片、产品和解决方案的公司。卖猪肉之前,郑刚团队的工作是为成都市政府立项的“成都市生猪质量安全可追溯体系”提供技术支持。

2008年,晨星半导体投资成立成都美实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美实达”),郑刚任总经理。2009-2010年,美实达追加投入千万巨资,开发出“农产品(16.54-0.02-0.12%)质量安全全程可溯源可监控物联网技术系统”。

用郑刚的话讲,这套系统可以让每一块猪肉、每一片蔬菜都来历清楚,确保安全、健康。以生猪为例,监管者和消费者通过超市里猪肉标签上的溯源码,便可以查询到这块猪肉属于一头什么品种的猪,猪龄多大,来自哪家养殖场和屠宰场,养猪人是谁,屠宰者是谁,何时出栏,何时被宰等详细信息。

据美实达开发中心总经理唐庄越介绍,目前在生猪质量安全的溯源监控方面,在理论上进行探讨的比较多,真正花力气去调研、实施的较少。比如按照农业部的相关规定,生猪在饲养环节要确保90%以上佩戴耳标,进入流通环节则耳标佩戴率必须达到100%。但美实达在调研过程中发现,许多养猪场不愿意为猪佩戴耳标,因为某些品种的猪佩戴耳标后,可能一个月内不长肉。而且猪佩戴耳环,扫描、读取信息也不方便,“猪经常跑来跑去,养殖人员忙活半天也不一定读得准。”所以,美实达在溯源监控系统中,将耳标改为圈(即猪圈)标,每圈猪在10~20头左右,从而使养殖中的监管成本、应用难度大大降低,而监测的效果并不会减低。

在此期间,郑刚团队发现生猪行业是一片广阔的“蓝海”。仅以成都市为例,据成都市农林科学院畜牧研究所所长吴永胜介绍,该市每年的生猪出栏量大概为1000万头。按每头200斤、出肉率70%、每斤售价10元粗略计算,市场规模在140亿元。

再加上,生猪行业鱼龙混杂,从业人员素质相对较低,规模企业较少,品牌意识淡漠,养猪的大多是农民,卖肉的大多是“拉板车的小摊贩”,只有屠宰环节有几个品牌,但销售是加盟形式,品质也无法百分百确保,基本处于未开发的原始状态。

于是,2010年11月,由晨星半导体投资的绿色农产品可溯源连锁超市“壹绿鲜”的首家店在成都开业。

秀才与兵的合作

想给“壹绿鲜”找到一个合适的供货商却费了好大的周折。郑刚及其团队花了半年时间,先后找了几十家生猪养殖场,但对合作感兴趣的不多。“这个行业太原始了,许多养殖场没有长远打算,没有契约精神,没有品牌意识,合作起来非常困难。”郑刚说。

为了更好地与养殖场户合作,美实达会免费提供全程溯源监控的技术系统。

“但他们太实际了,价格至上,其他的都不讲究。比如在饲料、防疫投入品的使用上,我们有严格的规定,但有的养殖户当面答应了,背后就偷偷用别的品牌。一是图便宜;二是大多数养殖户还是传统的养殖观念,就像养孩子一样,你说这样养科学,他根本不以为然,他觉得自己的老经验最管用。”郑刚说。

“我知道怎么养”是郑刚团队最常听见的话。而最让他们无可奈何的是,生猪养殖行业的契约精神严重缺乏。

“我们做全程溯源监控,一定是提前半年下订单,刚开始,我们还会派专人在养猪场守着。但他们竟然可以当着我们派驻人员的面,把我们预订的、按照约定方法养的猪卖给猪贩子,就因为当天的猪价高!而且他还振振有词:我不卖就少赚了,除非你涨价。含蓄一点的,卖掉后会用其他方法喂养的猪来冒充,被我们发现后,他就说,算你便宜点不就行了。我们找的这些养殖场,还都是些上规模的。”郑刚说。

虽然经历了许多波折,但郑刚团队最终还是找到了两家让自己满意的合作伙伴。成都市农业产业化重点龙头企业——四川川娇生态猪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川娇”),便是其中一家。在采访中,郑刚和川娇董事长李雪梅多次提到,双方的合作前提就是经营理念的一致。

养猪养到李雪梅这个份上,看起来已经很不错了。国务院副总理回良玉、农业部原部长孙政才、四川省省长蒋巨峰等都视察过川娇,川娇占地200多亩的新基地正在建设,投产后生猪年出栏率将达到10多万头,公司上市前的准备工作也正在积极进行。

但谈起生猪养殖,李雪梅说:“我很委屈。”

一家养猪龙头企业的委屈

李雪梅的第一个委屈——生猪行业有时候为什么优质不能优价?

“许多屠宰厂只管杀,猪的好坏和他没关系,杀一头猪赚30元左右的屠宰费,杀得越多越好,我们的猪和注水猪一个价。以前,市场上80%左右是注水肉,注两道水就多出来16斤左右的肉,多赚100元左右的利润。消费者喜欢瘦肉,有人就加瘦肉精,生猪就比我们卖得好。少数屠宰企业也想规范操作,并向上下游延伸,但很难。许多超市只会压价,谁的猪肉价格低就进谁的货,也不看重品牌。如果优质的生猪不能优价,这个行业看不到希望。”李雪梅说。

李雪梅的第二个委屈——生猪行业的市场空间很大,但企业越大瓶颈越明显,资金很难找。

“融资太麻烦了。银行很看好我们,但我们无法抵押贷款,因为我们是农业企业,我们的用地是农用地,不能办理房产证和土地证。现在,企业越规范,压力越大,成本越高。股改也没有优惠。”据李雪梅介绍,因为在准备上市,川娇正在进行股改,但需要补交800万元的所得税。“如果一直实行农产品自产自销免税的政策,不就是鼓励个体户,鼓励小农经济?”李雪梅不解。

“大家都知道食品安全,源头很重要,但没有大规模的规范养殖企业支撑,到处都是猪贩子在收猪,像双汇这样,不出问题才怪。”李雪梅说,“我和郑刚的想法一样,就是想把企业做规范做大,这个行业空间很大,如果能做好,还是挺好的。”

虽然开业只有半年,但“壹绿鲜”在成都已经开了3家店,并计划今年年底在成都发展50家连锁门店,三年内在全国主要城市建立全面覆盖的营销网络。

不管是“壹绿鲜”门店里的食品溯源查询机、卖猪肉送最高赔付额为15000元的保险,还是80%店员为本科学历,都让成都市的生鲜行业和消费者颇感新鲜。

而在“壹绿鲜”中华名园店店长顾林林看来,他们与摊贩相比,最大的特点就是专业。“我们就是要在生鲜行业掀起一场革命。”随便一块猪肉,只要吃上一口,这位28岁的东南大学行政管理专业本科毕业生,就能分辨出哪块是黑毛猪肉,哪块是精粮猪肉,哪块是白毛猪肉,哪块是注水肉,哪块喂了瘦肉精。

挂号电话

在线挂号

挂号服务平台有哪些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