铲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铲子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实录:[新浪潮论坛]站在一剧两星门槛上种植

发布时间:2020-04-19 19:06:31 阅读: 来源:铲子厂家

实录:[新浪潮论坛]站在一剧两星门槛上

新浪娱乐讯 “一剧两星”实施前的2014年电视剧市场有了哪些突破,存在哪些问题?展望2015,新政的实施是洪水猛兽,还是通往良性产业环境之前的阵痛期?电视台购剧开支削减,大剧有何生存法则?站在“一剧两星”的门槛上,回首国产剧2014,展望2015,11月19日新浪潮论坛,业内制片大佬曹平、侯鸿亮、黄澜聚首,带来最新的行业探讨。以下是本次论坛实录:

李星文:首先欢迎大家今天下午在这么一个阴冷潮湿初冬的日子里,参加我们新浪潮的论坛,“站在一剧两星的门槛上”,我们一起回顾一下国产电视剧的2014,展望一下一剧两星之后的2015年。首先我向大家介绍一下今天咱们到场来参加这个论坛的几位嘉宾。这位漂亮的女士,是著名的制片人曹平老师;这位是另一位著名的制片人侯鸿亮老师;这位年轻的美女制片人是新丽传媒的黄澜女士。我是李星文,是写剧评的,同时我现在也在做着一个自媒体矩阵,叫“影视毒舌”,大家没事的时候都可以关注一下。

我们今天这个论坛实际上有一个主题,叫“站在一剧两星的门槛上”,要回溯一下2014年,也展望一下2015,在现在还没有过去的2014,已经过去三个季度了,是一个四季非常分明的一个年份,在春季的时候2014年流行的是都市情感剧。到夏天的时候一批古装偶像剧就崛起,一些小鲜肉就得到了大家的欢迎,同时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行业现象,就是产业剧,今年行业剧和产业剧的崛起也是在夏天发生的。到秋天的时候,有一大批品质剧、大制作的话题剧展开了反击。到即将到来的冬天还有一大批大制作的电视剧,要赶在一剧两星的门槛之前播出去。

我们今天这个论坛大致分成四个部分,按照春夏秋冬四个季节分成四个环节,每一环节大约25分钟到半个小时的时间,我们理着每个季节行业的热点,跟几位嘉宾深入的探讨一下。

首先,我们从今年2014年的春天说起。我们知道在今年整个春天都市情感剧是整个电视剧当中最流行的一个,包括年初侯总、黄总他们合作的《父母爱情》,是在央视一套播出,创下了今年以来央视最高的收视率,包括后来黄澜老师制作的电视剧《大丈夫》,四星联播,也是取得了很好的成绩。同时,在这两部剧后头也有一些,像《我爱男闺蜜》、《一仆二主》,这些剧都是在观众当中有很大的反响。

我想请问一下各位嘉宾,为什么在春天的时候这些都市情感剧这么受欢迎?我们创作者在制作这些都市情感剧的时候想了哪些办法,注入了哪些元素,让它能这么受到观众的欢迎,是怎么打败这些往年所流行的这些雷剧和神剧的?想请各位逐一的谈一下。先请《大丈夫》制片人黄澜老师来说一下。

春天:都市情感剧大行其道 范围如何划分?

黄澜:我是《大丈夫》制片人,侯总待会儿介绍《父母爱情》。《大丈夫》我觉得也不一定是春天一定是都市情感剧特别受欢迎,只是春天的时候电视台不约而同的都喜欢排这一类型的剧。第二,关于《大丈夫》为什么受欢迎?在我们播出之后有很多很多的朋友都在帮我们做分析,但是我们自己认为我们找了一个好的话题,这个话题好像挺有争议性的。其次,我们把人物关系做的比较戏剧化,这个是我们策划之前大家的一个精心构思。再一个,我们把情节的强度稍微往上调了一下,把整个风格往夸张理念稍微又走了一步。另外,就是我们编剧的功力,台词也非常好,人物都非常有性格,我们导演也拍的非常用心,我们在选角的过程当中也都是依照角色自己的特点去寻找的,拍摄的过程也非常非常的努力,所以出来整体的效果非常好。我觉得比起其他的都市家庭剧当中,刚才我说的各个方面,不管在话题上、表演风格上、制作上都有一点点的探索,没想到观众还是很认可的。

李星文:这部剧那会儿我记得收视率非常高,而且后来举行专家研讨会的时候,得到了一些老专家一致的认可,我记得李准老师引经据典古今中外举了很多例子论证“大丈夫”和“小妇人”匹配的合理性,同样也是新丽传媒参与,侯鸿亮老师这边制作的《父母爱情》,从风格上来说是和《大丈夫》差异比较大,如果说那个可能是比较动或者说比较闹的话,这个是比较安静溪水深流的这种风格,我们也请侯总谈一下另一种风格的《父母爱情》,另一种风格的都市情感剧,怎么得到大家欢迎的?

侯鸿亮:《父母爱情》是我们团队和新丽传媒合作来做的一部戏,最初曹平把这个剧本给我们的时候,为这个剧本折服,因为现在大家可能都在想怎么能够搏一个特别高的收视率,为了一个比较高的收视率可能大家有时候会不择手段的,《父母爱情》恰恰是反其道而行之,他是把大概有60年、50多年的生活,这个年代的跨度,都融到这么两户人家,主要是一对男女之间的情感当中去,这个情感是细水长流的。

从导演这个角度,他又把这个戏做的特别质朴,他没有用任何那种比较轻佻的手段来做这部戏,反而是这样就唤醒了很多大家的记忆,很多人看完《父母爱情》以后就跟我说,说我家里怎么样怎么样,我家里和这个戏里有什么相同,甚至也有很多军队上的人说,写的就是我家,这一定是和大家有了这个共鸣以后才会形成这样的话题。

李星文:曹平老师这么多年以来几乎是各种类型的电视剧都曾经参与制作,我们也请她来谈一下对于都市情感剧流行有什么看法。

曹平:我觉得都市情感剧只要是贴近生活,表现老百姓幸福美好的情感,去表达他们的理想,一定会获得咱们观众的遥控器,就一定会得到观众朋友们的喜爱。其实作品的本身还是内容,内容很重要,故事要好看,制作要精良,我们反映的价值观是积极向上的,是符合咱们观众的审美理想,就一定是会有市场的。

李星文:说完这个流行的现象,我这儿也产生了一些问题,实际上都市情感剧从整个春天来看,收视率非常高,商业回报也是很好,同时在播出的时候复播率还是比较高,这样就产生了一个问题,我统计了一下,大致在整个春天的荧屏上黄金档都市情感剧的类型要占到了一半以上,所以有时候我看也有些网友提出一些问题,说所谓的现实题材已经等同于家庭剧了,如果长久下去的话会不会显得这个题材的选择有一些单调,不知道几位是怎么看这个问题的?

黄澜:没有吧,我觉得现实题材不等同于家庭剧吧,我觉得我们的《北京爱情故事》就不是家庭剧,还是有很多吧,只是说有些时候我们设计的时候考虑到现在家庭观众比较多,客观上他就比较容易对家庭剧产生一些共鸣,来为迎合他们的需要,我们会经常在很多剧当中加一些家庭成份,会加一些普遍家庭当中的矛盾进去,是为了赢得观众。但是我觉得这都不是唯一的,只要是现实题材当中可挖掘的主题,其实不一定是家庭的,都可以做。

李星文:您觉得现实题材当中还有哪些题材可供挖掘,还可以在这个基础上做一个什么样的细分?

黄澜:如果我们从市场类型倒退回来创作的话,我觉得这是一种思路,但是这也不是一个我们选择题材的方法,我们更多的是从主观表达层面会去多想一些,我们会有一个创作团队,看大家想说些什么,而不会是说现在还有什么东西还有空间就倒退回来做那个东西,我个人是觉得现在家庭剧多,像《北京爱情故事》很成功,现实的都市家庭剧还是有人看,如果这个有可能了再去找一个人写这样的故事,我觉得创作不应该是倒逼的,还是我们创作者心中想写什么题材我们觉得好就支持他去做,不管什么类型。

李星文:侯总怎么看这个问题?

侯鸿亮:我觉得大家都去一窝蜂的拍家庭剧,主要还是和政策的现实相关,因为电视剧的门槛很低,大家都可以投资来拍,你拍完了以后如果你涉及太多专业性的知识,那么可能你就会触犯一些禁区,或者说要求这个创作团队要更专业。刚才我们在台底下和曹平老师说的医疗剧,医疗剧一定是属于现实题材,而且你想在当今的现实当中什么样的事情能够涉及到人类情感的极致,只有生老病死,医疗剧一定是可以能够把这个矛盾最大化的。但是写好医疗剧他是需要大量的专业知识的,并不是一个普通的电视剧编剧能够完成的,甚至说到拍摄的时候也是需要剧组花费更多的努力才能够把它做到更加的职业化或者专业化,这就等于是给医疗剧设置了一个门槛。你拍其他的,你拍金融方面的戏,你拍各方面的戏,都会涉及这个门槛。最简单的恰恰就是家庭剧,可能大家都朝着那个家庭剧去做,做到一定程度以后不满足的时候你就会增加自己的专业知识,可能你会付出更多,你会涉及到其他行业里去。

赵薇片酬3500万?黄澜:签了保密协议不透露

李星文:我觉得侯总分析的这个方向其实恰恰也跟今年后来出现的所谓行业剧的爆发这个是吻合的,我们一会儿再来探讨这个行业剧的问题。

刚才从创作角度说了一下为什么都市情感剧这么多,我们再从产业的角度来看一下,我刚才举过的那几个例子,都市情感剧,无一例外的属于,首先是一些大的编剧或者名编剧或者说稿费比较高的编剧撰写的剧本,同时要请一些大明星,一线的顶咖来演这个作品,这样就造成了都市情感剧往往它的成本就很高,我们知道在一剧四星的时代成本高一些四颗星来消化也能消化得了,有利于它的回本,可是到明年以后,进入一剧两星时代以后,这么高成本的都市情感剧怎么来回本,怎么来打平,怎么两盈利?这种以新丽传媒为代表的,抓剧本、大行星、大投入的这种都市情感剧的模式怎么延续?请黄总谈一下。

黄澜:我们公司是有挺多大明星的剧,成本是挺高的,一直都还是非常品牌的制作,而且我们说实话像今年《虎妈猫爸》开拍之前刚刚听说一剧两星,所以就傻了,因为我们按一剧四星的运算来做的,但是也不能说就不拍了,也得拍,也不能说你就撕毁合同了。

李星文:开弓没有回头箭。

黄澜:这个事没办法了,市场,我们自己想,先别去管他一剧两星、一剧四星,首先想你拍出来的东西有没有人看,只要你的观众没有减少一半也不用害怕那么多,如果说有人看、有注意力存在,我们注意力经济就是可以执行的,无非是你的渠道、你的盈利模式会做一些调整,而且在调整的阶段性上面会有一些波动,所以在这种浮动的过程当中,你是没有办法的,你只能直接面对,所以我们那时候也就拍了,因为我们相信会有广大的观众爱看这个事,所以我们也把这种信心给了我们的客户,就是希望他们相信不管是几星播都一定会有人看的,在这个过程当中他们也把这种信心营销给他们的广告客户,让他们拉到广告了,我觉得这个问题就不太大了。所以目前来看,虽然我们的成本非常高,也是一剧两星,看似客户的数量减少了,也可能收入会受一些影响,但是亏本还不至于,所以这是我们这个阶段的感受。

李星文:刚才黄总说到亏本的事,我们就具体谈一些数字,我听说《虎妈猫爸》光赵薇老师一个人的片酬就达到了3500万之巨,我不知道这个传言是否准确,或者说即使不准确可能也是一个很高的成本,我同事也听说《虎妈猫爸》在市场当中卖了一个很高的价钱,可能会是明年一剧两星时代的一个标杆性的或者说顶格的一个作品,我想一个是求证一下这个传言是否准确,再一个,在不泄漏商业机密的情况下我希望黄总把这个案例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个幕后的运作。

黄澜:数字是肯定不能讲的,你们也心里知道的,因为我们跟演员也有保密协议,我们跟客户也有保密协议,但是我觉得我们考虑这个问题我们换一个思路来想,你说赵薇片酬高,是不是真的有人愿意看她呢,你要想这个道理嘛,那时候孙俪也片酬高,有没有人愿意看她呢,就是有人愿意看她,而且我们《辣妈正传》的时候就是有人因为看她来了。《虎妈猫爸》也是这个道理,赵薇也是一样,演怎么样教小孩、怎么样处理家庭矛盾,有人愿意看,我们就愿意付钱,我们客户也愿意跟着买单,这不都是很好的事情嘛。

李星文:就是说现在高成本对于《虎妈猫爸》来说已经不是一个问题了,对于预售的情况来看。

黄澜:我刚才说的嘛,我们不可能亏钱的,因为亏钱不会坐在这儿了,所以保证一个商业模式的运转是对的,至于盈利空间有多大,最后还要看,因为我们只是刚拍完,还没有完片,也没有播映,最后的效果要大家来检验。

李星文:对,我从黄澜老师的话音里听出来了,虽然说《虎妈猫爸》的成本很高,但实际上这种商业路线还是走得通的,而且她刚才也把话题递到了曹平老师这儿,因为说到片酬的问题,我想除了《虎妈猫爸》之外我们大家也很关心的,孙俪在《芈月传》当中听说也是很高的价格,这个里头也有一个投入产出比的问题,请曹平老师来说一下。

曹平:我们的《芈月传》确实是成本也特别大、特别高,因为它毕竟是古装剧,投入比较大,但是演员的片酬这个是在我们的预算成本的范围内,是可控的,而且演员也有他们的一个市场的行情,她喜欢这个角色她也会给我们制片方有一个很好的默契,这个价格我也不能对外说,但是彼此都是非常满意的,而且也是我们评估了市场之后做出的一个正确的双方的搞臭,其实从现在拍摄一半了,我们的市场其实已经都给我们非常好的支持,我们已经都预售了首轮卫视、二轮卫视、网络,早已经成本回收,所以这个对我们制作也增添了很多的保障,我们也可以把它制作的更精良,把这部剧推向不光是中国的市场,还有我们的海外市场,我觉得只要你掌握好你市场的评估,你就可以选择你合适的性价比、合适的演员,包括主创团队。

侯鸿亮:演员价格变动缓冲期将会相当长

李星文:我感觉黄澜老师和曹平老师都是底气特别足的,好像赵薇和孙俪高成本的片酬对她们完全没有造成压力,实际上她们两位是她们所在的公司更多的选择这种天价的女演员,我们知道侯总所在的山东影视制作中心一直是以拍正剧或者说男人剧为主的,他们选择的演员往往都是顶级的男明星,我也想请侯总谈一下,现在演员的高片酬和制作之间是什么关系,是不是已经危及到了制作的精良性?

侯鸿亮:大家一定不要被曹平老师和黄澜老师给迷惑了,因为说实话在这个市场在一剧两星来的时候,一定会让很多可能专业程度不够的公司经受特别大的风险,而曹平老师和黄澜老师她们是属于专业程度够的,她们对于她们剧目的把控,甚至说她们个人的品牌上,都具有这种来消化高价格演员风险的,因为明年2015年的电视剧可能要是说一个剧王的话,应该就在她们两个人的剧中产生,到目前为止。但是这个事情并不能对所有的电视剧起一个指导作用,因为毕竟《芈月传》前面有一个《甄嬛传》为基础,作为新丽传媒又是做这类都市情感剧一直也是做到顶级的,包括从平台,对他们公司是最信任的,而他又有最一线的大咖,他又有非常好的剧本,所以能够成就这么高的一个价格。

演员的价格在一剧两星来临的时候,我觉得会有一个相当长的缓冲期,因为演员的价格上去了以后就往往不会往下降,但是一定要知道你未来市场的放量是多少,你不能够说你把你所有的宝都押在演员身上,你别忘了因为是做《芈月传》,因为有郑晓龙导演,因为有曹平老师,才可以有孙俪,他可以承受孙俪这么高的价格,包括黄澜这边也是这样的,所以我觉得一剧两星来临以后是对制作公司的专业化程度提出了新的要求。

作为我们来讲,作为我们团队做戏来讲,我们是必须把每一个环节都做好,不管是剧本,还是灯、服、道、化这些东西我们都做好,我会希望演员价格降低了以后来合作,因为所有的演员来合作第一目的一定不是为了挣钱来的,他是为了成就一个好作品,成就一个好作品一定也不是演员一个人就可以成就的,他是需要各部门的协同配合,所以这方面我估计一剧两星是一个筛沙子的阶段,会让这个市场有一个变化的。

桂花的种植技术

服务员旗袍

花卉种植时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