铲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铲子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爱上和尚的俏公主[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7:00:44 阅读: 来源:铲子厂家

唐太宗李世民后宫三千,佳丽无数,所以他的儿女们就像天上的星星,多得数也数不清。他的第17个女儿高阳公主生性活泼,开朗大方,在众多姊妹们中间也算独树一枝。

李世民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操心,虽说有“房谋杜断”两位宰相倾力鼎助,还是忙得焦头烂额,整夜失眠。这天,他在御花园中刚听罢从西天取经回来的三藏法师讲完佛法,立刻有太监来报,说突厥可汗发兵十万,已经朝西安攻过来了。李世民大惊,心想这可汗不是与我大唐订下盟约,归顺我大唐了吗?他急忙吩咐太监:“传我口谕,召房玄龄速来御花园。”

时间不长,房玄龄赶到了御花园,行罢君臣大礼,问:“陛下何事唤臣?”李世民犹豫了一下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他:“爱卿近日可有烦心事?”房玄龄一愣,脸上顿显疑惑之色。他想皇上着急地将我召来,必有十万火急大事,难道他只是关心我。当下答道:“陛下,次子遗爱已到婚配年纪,苦于没有合适的女子。”

李世民微微一笑,金口一开,说道:“高阳公主年方二八,已经成年,就把他许配给你家老二吧!听说你家老二能力挽千斤弓,百箭不虚发,我看他们也怪般配的。”

“谢主龙恩!”房玄龄喜出望外,赶紧叩头谢恩,然后起身又问李世民究竟何事叫他。李世民这才把突厥可汗发兵西安的事情给他说了,房玄龄听后,眉头皱成了个扫帚疙瘩,沉吟片刻对李世民说他可以亲自去前线游说可汗,十日之内定见结果。李世民大笑道:“你回来后,就让高阳和遗爱成婚吧!”

望着房玄龄匆匆离去的背影,李世民忽然觉得浑身一轻,如同大汗淋漓之时脱衣浴风,回到宫中见到高阳公主,兴高采烈地说:“小妮子,为父恭喜你了!”高阳公主正跟姊妹们荡罢秋千,一边摇着香喷喷的团扇一边笑嘻嘻地说:“父皇恭喜我何事?”

李世民还是没有直接回答,反问道:“你看房宰相家老二怎么样?”高阳不知道父亲何意,莫名其妙地说:“不错啊,听说很有力气,估计带兵打仗没问题的。”李世民心想高阳对房遗爱印象不错,看来这门亲事做对了,他得意地说:“为父我已经把你许配给房遗爱了。”

“什么?”高阳听罢,浑身一震,圆睁的双眼中充满了惊讶和不解。李世民也是一愣:“怎么?”

“我不干!”性格直爽的高阳一口回绝,竟不给当皇帝的父亲一点儿脸面。李世民满脸疑惑地瞪着高阳,虽然一言不发,但却是无声胜有声:为什么?

“我……我……”高阳公主垂下眼帘,那清澈如水的眸子立刻被遮住了。她的心像一个轻盈的风筝,忽忽悠悠地飞到了那春草青青、微风柔柔的郊外……

两个月前,她跟十几个兄弟姊妹们在宫内太监的陪伴下去郊外,骑马射箭,唱曲打球,好不快活,后来有一个太监一下子拿出了十几个风筝让他们放风筝。看着那长着翅膀的蝴蝶风筝飞向了蓝蓝的天空,高阳不由得心旷神怡。

突然,随着轻微的一声脆响,那蝴蝶翻了几个跟头急速地向下坠落。她的惊呼声还没停止,风筝已经不见了踪影。“快跟我去找风筝!”高阳回头冲身后的老太监喊了一声,便朝不远处的草丛中奔去。穿过草丛,她看到风筝正挂在前面小庙的房顶上。进了小庙,她突然心中一顿,像被人狠狠地砸了一油锤。

庙内的空地上坐着一位面如满月、眉清目秀的青年和尚,身旁摆着两大摞厚厚的书籍,一会儿翻翻这本口中念几句,一会儿翻翻那本动手写几下。她在心中暗叹:好俊的和尚啊!心念至此,她突然觉得自己脸上发烫。

身后的老太监冲那和尚喊道:“辩机,有没有长棍,公主的风筝挂你们庙顶上了。”奇怪,那和尚竟然充耳不闻,仍然翻看着书籍。高阳心中不禁惋惜,和尚虽俊,却是个聋子。

老太监似乎跟辩机很熟,走上前推了他一把:“辩机,有没有长棍子,竹竿也行!”辩机和尚这才懵懂地抬起头,看是老太监,一副大梦初醒般的模样:“哎呀,是公公啊,什么时候来的?”

“有长棍子吗?”“有,有!”辩机急忙站起来,回身去拿棍子了。高阳公主看那和尚可爱之极,不禁咯咯地偷笑起来:“公公,他耳朵不聋啊?”

老太监说:“聋什么聋?你知道他是谁吗?”“谁?”高阳公主心中有了强烈的好奇。老太监趁那和尚没来,就把他的情况简短地对高阳说了。和尚法号辩机,是去西天取经回来的三藏法师的弟子,虽然年龄不大,却通晓梵文,熟谙六经,还对诗词有研究。三藏从西天带回经卷无数,就把相当大的一部分的翻译工作交给了辩机。辩机躲在这偏僻的小庙里,夜以继日,沉浸其中,所以刚才喊他时他竟然没听见。

啊,原来如此!想不到他不是聋子,而是一个佛法高深颇有修为的和尚。高阳公主的心中又恢复了对辩机的好感。如果他不是一个出家人那该多好啊!高阳公主也被自己的这个突发念头吓了一跳,接着他感到自己的脸又发烫了。

辩机拿着一根长棍出来了,老太监要去接棍子,却被高阳公主抢了先。她接过棍子把风筝挑下来,然后走到辩机跟前,俏皮地说:“小和尚,谢谢你!”辩机伸手接棍,突然像被蝎子蜇住了似的,接到手的棍子又掉在地上。他满脸通红,心头乱跳,口里不住地念着阿弥陀佛——他的手触到了公主的高贵的手。

看到他憨厚的样子,高阳公主又嘻嘻地笑了,捡起风筝,风一样地冲出庙门。随后老太监也跟了出来,小庙内只剩下呆若泥菩萨的辩机。

因为正处豆蔻年华,从此以后,辩机那英俊的模样就像影子似的跟在高阳的身后,赶也赶不走,打也打不死。她想自己是公主,如果找到机会在父皇面前求情让辩机还俗,那还是有希望的。她有了初步的打算就时不时地邀请姊妹们去郊外玩,时不时地进入小庙看辩机和尚翻译佛经。看得出,辩机和尚对她的到来是又喜欢又害怕。

“怎么了,你为什么不回答我?”李世民的脸色沉了下来,看着高阳公主威严地问了一句。高阳的心这才从郊外飞回到皇宫,当她知道父皇发了怒时,急忙跪下道:“父皇,我……”她犹豫了,她是一个高贵的公主,怎能说自己喜欢上了一个和尚?即使说了,父皇能答应自己让他还俗吗?如果父皇不答应,那自己不是白说了吗?

“你怎么?”李世民见她犹豫,又追问了一句。高阳不由得泪流满面,哽咽着道:“父皇息怒,容女儿考虑几天。”

李世民斩钉截铁地打断她说:“不能考虑,此事关系到江山社稷、黎民百姓。”说罢转身离去。望着父皇拂袖而去的背影,品味着父皇不容置疑的语气,跪在地上的高阳泪如泉涌。

怎么办,难道就此与那小和尚永别吗?不,决不能这样。高阳是个敢爱敢恨,敢想敢干的女子,她打定主意,坚定地站起身,朝母后的寝宫跑去。她是去求救她的母亲的,她的母亲是李世民的第12个妃子,在众多妃子中属于比较受宠的。哪知道等她告诉给了母亲后,母亲竟然劝她:“房遗受确实不错,你与他也算天作之合。”

“妈——”高阳公主娇嗔地喊了一声,提醒母亲她还有话说。果然,身为女人的12妃捕捉到了女儿的心思,问道:“你是不是看上别的小伙子了?”高阳脸飞红霞,娇羞万状地低下了头。12妃又问:“可是官宦人家的子弟?”高阳公主趴在母亲的膝上,喃喃地否定:“不是!”

“那就别提了!”12妃的语气突然变得冰冷坚硬。高阳大吃一惊,慌忙抬起头,只见母亲的脸上仿佛落了一层白霜。“身为皇族,你不思进取,竟然看上草民布衣!这本身就是大错特错的。别说你父皇不答应,连我也不答应。”

天啊,草民布衣他都不答应,何况还是个出家的和尚?高阳又失声痛哭,叫道:“妈妈,难道就没有回旋的余地吗?”见女儿哭得伤心,12妃心软了,说道:“我今晚上给你父皇说一说,看能不能退掉房家的婚事。”

听到母亲愿意帮助自己,高阳好象在沙漠中行走的人看到了绿洲,她觉得有希望了。第二天,她早早地找到母亲,却见母亲语含惋惜地说:“算了吧!我看你还是嫁给房遗爱吧。”

高阳一怔,问:“父皇他怎么说?”12妃叹口气回答道:“你父皇说为了大唐江山,你要么嫁给房遗爱,要么嫁给突厥可汗,我想那可汗久居北方,风俗习惯与我中原不同,你嫁过去了,定然言语不通,茶饭不适,我可舍不得。”高阳公主大吃一惊,她知道在她之前有一位姐姐文成公主就也是因为政治的原因嫁到了吐蕃,据说文成思乡心切,夜夜以泪洗面,体重都减轻了十几斤。自己不能嫁给房遗爱,更不能嫁给突厥可汗。“妈,那就没有办法了?”

“君无戏言,你父皇不会轻易改口的。”12妃向高阳点明了李世民的皇上身份。可高阳一心想着辩机,哪管得了那么多?当下挺身而立,冲12妃吼道:“我一定要父皇收回成名。”说罢风风火火地去找李世民了。

李世民正在御花园里散心,说是散心,其实是在操心,他一边踱着步子一边思谋着前线的情况,如果房玄龄一旦无法说服可汗退兵,将采取何种办法打退突厥呢?想来想去,他认为还是采取和亲的政策比较好,这样可以避免双方士兵流血,实在是造福苍生的壮举。突然太监来报:“陛下,高阳公主求见。”

李世民抬起因思虑过度而有些沉重的脑袋,吩咐道:“就说我没空。”话音刚落,高阳公主已经冲过来跪在了他的面前:“父皇,我请你收回成命。”“你……”李世民猝不及防,气得说不出话来。过了好半天他才缓过气来,说:“君无戏言,我怎么收回成命?何况你又说房遗爱不错,是个带兵打仗的料儿。再说,房宰相是我的左膀右臂,嫁与他家老二,与私与国都有好处。”

听父皇一连举出三条证据驳斥自己,高阳公主还想说什么。可她刚张开口,就听李世民以皇上的口气跟她说:“就这么定了,在你们姊妹中我最喜欢你了,所以不愿把你嫁到突厥去,嫁给房遗爱也是我再三考虑了的。”说罢不等高阳再说什么,果断地拂袖而去。

高阳再一次泪流满面。回到居所,眼前又飘过了辩机面如满月、眉清目秀的形象。下午,她便带着老太监又一次来到郊外那系着她初恋情丝的小庙。“你在外等着!”高阳公主说完一个人心事重重地走进小庙。在静幽的庙内,她又一次看到了辩机。辩机见到是她,柔声说:“是你?”

高阳公主凄然一笑:“佛经翻译得还算顺利吧?”辩机自从高阳公主到了小庙后,也是动了凡心,一来二去,高阳公主的影子就像一棵大树似的在他心里生了根。他常常口念阿弥陀佛,想让佛祖帮他从情海中解脱,可越是念阿弥陀佛,高阳公主的影子却越清晰。痛苦之余,他就放任自流了,常常盼着高阳公主的到来。如今公主来了,他怎能不欢喜呢?于是回答:“还算顺利!”

“以后我不会常来这儿了?”高阳公主神情颓然,倒把辩机吓了一跳,问道:“为什么?”高阳公主默然半晌,说道:“我要嫁人了!”

辩机心中咚的一跳,嘴却紧紧地闭着。他能说什么呢?他一个和尚想着一个女人已经是罪孽深重了,难道还能提出别的更过分的要求吗?高阳公主见他无话可说,从袖中摸出一个碧绿的玉佩举到了他的面前:“这个送给你!”辩机伸手去接时,他的手又触到了高阳公主的手。这一次,他没有被蝎子蜇。接过玉佩小心翼翼地放入怀中,然后长叹一声又坐在了厚厚的佛经前。

高阳公主张张嘴,欲言又止,突然回转身朝庙外跑去,地上,洒下了一串儿悲伤的泪痕。

那房玄龄果然谋深似海,在前线动用三寸不烂之舌,竟然把突厥可汗的三万精兵劝得后退千里。回到京城,李世民对他大加褒奖,而他却忙着给次子操办婚事。

男方是宰相儿子,女方是皇家公主,真是门当户对,天作之合啊。朝中诸臣都暗暗称好,高阳公主也在这称好声中嫁到了房家。这房遗爱身材魁梧,威武雄壮,相貌堂堂,一表人材。过门后,高阳公主也决定抛掉过去,忘记昨日,与房遗爱从新开始,谁料到房遗爱却远非他想象的那样。

房遗爱一介武夫,整天喜爱练武,进屋睡觉常常连澡都不洗。他睡过一晚后,别说床上被上,连离床四五尺远的门上都有汗味儿。这对出身皇家的高阳公主简直就是一种不亚于炼狱的折磨。她劝房遗爱:“夫君何不洗洗再睡?”

“洗什么洗?明天还要去练枪,练了枪还不照样出臭汗?”房遗爱甩掉战靴,倒头便睡,不一会儿就响起了闷雷般的呼噜声。这声音像钢锯似的锯着高阳公主的心,她喊着房遗爱,想把他从梦中喊醒,可是她哪有周公力气大啊!

高阳公主捂着鼻子,抽抽搭搭地哭起来。时间久了,她就对房遗爱绝望了。而辩机文静清秀的影子却趁机浮现在她的脑海里。如果是辩机,他绝不可能这样肮脏!

就这样,高阳公主在痛苦绝望中度过了9年时光,她想自己一个女人家,就这样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吧!在这9年中,大唐国泰民安,君臣皆喜。忽一日,高阳接到宫中太监的传话,说是母亲12妃想念她了。回到阔别多日的皇宫,12妃第一句就问:“你那玉佩呢?”

高阳公主一愣:“什么玉佩?”12妃提醒她:“就是你小时候我托三藏法师给你念过咒的那平安玉佩啊。”高阳想起来了,那玉佩在9年前送给了辩机作留念,如今辩机该不是还在小庙中翻译佛经吧?

“玉佩呢?”“丢了!”听女儿说丢了,12妃长出一口气,“丢了就好,我就怕你没丢。”高阳公主心头大震,吃惊地问:“怎么,出什么事了?”

12妃告诉她,京城捕快抓到一个小偷,从小偷手里发现了一枚皇家玉佩。那捕快感到事关重大,于是报告给了顶头上司,上司同样感到事关重大,就一路禀报,一直报告给了皇上,皇上确认是皇家信物就勃然大怒,指示严加审问。那小偷在大刑伺侯之下从实招来,说他是从庙里偷来的。再一路追查下去,发现那玉佩竟是一个和尚的。

辩机,那和尚一定是辩机!高阳公主仿佛又回到了放风筝的那个春天。突然,她惊恐地问:“妈妈,你说那和尚会不会有事?”12妃微微一笑:“私藏皇家信物,大概活不成了。”

啊!高阳公主的心开始乱了。

回到房家,高阳公主动用自己的一切能量打探辩机的消息:辩机被官府拘捕,却默然面对官员的审讯,官员大怒欲动大刑,可他师父三藏法师却闻讯赶来了。三藏法师德高望重,就是皇上也称他为“御弟”,那官员自然给了面子。三藏法师问徒儿,出家人不打诳语,那玉佩是从何而来的?面对师父,辩机仍然一言不发。三藏急了,说他是偷是抢是拾总该有个交待吧。辩机这才说:“出家人不打诳语,师父,我不能说。”三藏法师无奈,只得气饩地离去。

高阳公主在暗暗佩服的同时,也在为辩机暗暗担忧。果然,房玄龄和房遗爱听说她丢失的玉佩到了一个和尚手中,都气急败坏地大骂那和尚,特别是房遗爱,竟然叫器着要让辩机死无葬身之地。随后不知他们在皇上面前说了些什么扇风点火的话,皇上以私葬皇家信物之罪要处辩机死刑。

闻听此讯,高阳大惊,找到机会见到父亲哭诉道:“父皇,我丢了玉佩,怕人怪罪,所以没有声张。那和尚拾了玉佩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李世民哼了一声说:“家有家法,国有国法,他拾了别人家的东西倒是小事,可他拾了我皇家的东西并且私自藏匿,这就是死罪了,况且他到现在都还没有交待玉佩是从何而来的?”

皇家,又是皇家!只因自己身处皇家就得由父亲指定了一个肮脏不堪的丈夫,只因自己的东西有皇家的标志便害得辩机即将魂归阴曹,皇家是只老虎么?高阳公主感到父亲的话语就是一座推不倒的高山,她近似绝望地乞求道:“非要定死刑不可?”

李世民肯定地点了点头:“君无戏言,法无戏言。”

三个月后,眉清目秀的辩机和尚被腰斩于闹市。

听到这个消息,高阳公主疯了,整天披头散发、口鼻流涎地念着阿弥陀佛……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