铲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铲子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痴汉上神有点甜[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1:53:19 阅读: 来源:铲子厂家

【一】

九华星君不见了。

天庭那群老家伙都以为是我干的。原因无他因为我有前科。

当年年少无知的时候我觊觎九华星君的美貌……喀喀曾跟踪过他上百日还将他绑到了自己的府邸。

当然我并不是肤浅得只看外在美的姑娘我还是很重视内在美的。

所以在我知道九华星君是个傻子之后我便将他送了回去。可是玉帝那个小心眼儿仍降罪于我将我贬为土地神驻守不周山。

这土地神我一当就是五百年。

五百年后的今天仍然是当年那个金銮宝殿仍然还是当年那个胡子白花花的玉帝大殿之下仍然还是一个五花大绑的我。

玉帝冲我吹胡子瞪眼“胡闹还不快把九华放出来”

我觉得冤枉“这事真不是我干的我和他都五百年没见过了。”

玉帝显然不信翻了个白眼道“不要狡辩了不周山的兔子精都已经说了这五百年她都撞见过你和九华好几十次了。”

“哪只兔子精你告诉我看我不打死她”

见玉帝阴阳怪气地哼哼了几声我只得又道“这个我真能解释。您也知道土地神在那些神仙看来就是全自动地图还带声控的一跺脚就能叫出来。九华他就是个路痴每次从不周山路过都要喊我出来问路官高一级压死人我能不出来吗”

玉帝却显然不打算听我解释挥了挥手跟我胡搅蛮缠“这我不管反正九华不见了金乌没人管人间就要大乱。给你三天的时间把九华交出来。”

“……”

“交不出来你就去给我赶金乌当值”

“……”

我真想吐玉帝一脸鲜血。

金乌就是个熊孩子除了九华还有谁能管得了他

玉帝说完又摆出一个假惺惺的表情“小勾啊你要是把九华交出来我可以让月老帮你们俩牵红线。”

我怒从中来说多少遍了像我这样子有貌又有才的美少女才不喜欢九华那个傻子为什么他们就是不信

“呸谁稀罕那个傻子”

我话音刚落就听见偌大的金銮殿里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我稀罕。”

我猛然回头却见金銮殿的阴影里走出一道修长的身影他初一露面仿若光风霁月一双金眸尤其耀眼。

金……金乌

哎哟我的神啊当年不到我肩膀高的熊孩子怎么变成如今这个少年郎啦

【二】

全世界都以为我喜欢九华星君。

哪怕之后我驻守不周山整整五百年不再踏入天庭大家都以为我是求而不得才黯然下凡。而事实上……

呵呵我是被金乌逼下凡的。

玉帝本只想罚我几百年俸禄作为惩罚是我哭着喊着求他让我下凡当个土地神最好能够永远都有理由不再踏进天庭一步。

想当年我以摸遍天下帅哥的手为仙生目标成功地走上了花痴的道路。

九华是我第二百五十个目标。

我犹记得五百多年前我们的第一次见面。南天门外我正百无聊赖地蹲在角落里沉思仙生突然就见眼前一道扎眼的金光闪过。我迷迷糊糊抬头一辆九龙车从南天门那边徐徐驶来九华就端坐在龙车之上双眼正视前方。

距离太远我隐隐约约只觉得那是一个长得相当好看的少年正要仔细观看就见拉着车的九条龙追逐着的那团金色光球猛然光芒大作险些闪瞎了我的眼。以至于在这之后的很长一段日子里我对九华的第一印象都是耀眼光芒下的美少年前缀——五官模糊。

我被那光眩晕了眼一片白芒之中我只看见凭空一支利箭划过直指那团金色光球金色光球里仿佛出现了一双金色眸子直直地看向我我心里一咯噔等我再次回过神来就见九华不知何时站起身来挥手抖出一把红缨长枪打掉了那支利箭。

好半晌我眼前都只有那一双仿若流光溢彩的金眸。

那团金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哐当——”一声响我看着坠下云端的利箭偷偷抹掉了嘴角的口水。

就是他了我对自己说。

我跟踪了九华整整百日终于在一日他驾着九龙马车重返天庭时找到了机会将他劈晕连人带车带回了家当然还有那团名叫金乌的光球。

可我万万没有想到正当我做好一切准备沐浴焚香之后眼看就要摸到九华的手之时那团光球突然幻化成了人形。

我至今还记得那一幕。

不足我肩高的金眸小正太紧紧抿着唇看着我那还带着点儿婴儿肥的小脸红扑扑的让我想起了我最爱吃的蟠桃。

做花痴也是有职业道德的比我矮、比我嫩的异性都不予考虑就算这个小正太真的很好看。

“变态。”小正太如是开口然后把自己那滑溜溜的小手塞进了我的掌心继续说“竟然想对傻子下手。”

我“……”

对正太下手才更变态好吗

小正太的手很烫烫得我灵魂都快烧着了我忙不迭地松开手。恰在这时九华醒了过来他睁着一双懵懵懂懂的眼拉了拉小正太的衣角喊道“大哥。”

小正太回头揉了揉九华的头“乖。”

我“……”

我看了看比我高出一头有余的九华又看了看还不足我肩高的小正太默然了。

这世界太玄妙……

九华又抬头看了我一眼突然就笑开了“大姐你回来啦”

我“……”

我当机立断将他们连带着马车打包送了回去可我万万没有想到这一切仅仅是我悲惨生涯的开始。

立志做仙界花痴精英的我被戏弄了。

自打那日过后我总觉得身后有什么东西一直在跟着我。

我试探了好几回终于七日后在银河旁堵住了那个一直偷偷跟着我的家伙——金乌。金乌见被我发现神情慌乱了那么一秒但很快又恢复那张面瘫脸。

我问他“为什么偷偷跟踪我”

金乌不答。

我又说“你不要再跟着我了我已经对九华星君没想法了。”

金乌还是不吭声在我转头就走的那一刻他却突然伸手拉住我明明个头不足我肩高气势却足得很他问我“那你对谁有想法”

喀喀我当然是对长得帅的仙君有想法啦当然这句话我断然不会说出口。见我不回答金乌又执拗地问了一遍“你喜欢谁”

被一个小孩子拉着手问喜欢谁这个感觉有点儿怪怪的我翻着白眼道“反正不喜欢你我警告你你不要再偷偷跟着我啦。”

我伸手甩开了金乌那一刻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竟然觉得金乌的表情看上去有些落寞。

我心里竟然还有点儿疼我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

之后金乌没有再偷偷跟着我因为……他不再躲躲藏藏反而光明正大地跟在我身后了

我觉得金乌是在替九华星君报复我而事实证明他报复得很成功。

从来只会做花痴的我竟然不知道被痴汉跟着竟然是这么可怕的一件事情。我每每回头都能看见身后有一双金色的眸子在直勾勾地盯着我。

我坚持了大半年终于无法忍受哭着喊着求玉帝贬我下凡当土地神。

我也没有想到时隔五百年我和金乌相逢的场景会是这样。

一晃眼已经长得比九华还要高的金乌大马金刀地走到被五花大绑的我面前熟悉的金眸看着我语气无比无辜他说“你还在做变态吗”

我“九华真的不是我绑架的”

【三】

我觉得金乌是不相信我的。

因为他跟着我一起回到了不周山调查九华的下落我有理由怀疑他是怕我畏罪潜逃……

人间不能太长时间不见太阳所以玉帝命我三天之内找回九华带着金乌、九华一起返回天庭。

玉帝说九华自打三天前去了不周山就再没回来过至于九华为什么要去不周山……临下凡前玉帝还冲我甩了个“你懂我也懂”的八卦眼神。

我觉得那一刻他那张皱巴巴的脸上分明写着——小勾啊你终于苦尽甘来了九华一定是去不周山找你的

对此我只想甩玉帝一个大耳刮子。

可我不敢我只能带着始终板着一张脸的金乌扭头就走。在经过南天门时一直不吭声的金乌突然开口“死心吧九华是不喜欢比他年纪大的老女人的。”

身为老女人的我“……”

我刚带着一条金色大尾巴回到不周山就恰好看见松树婆婆迎面而来她笑得一脸深意地冲我打招呼“哟小勾又打哪儿勾搭来的小帅哥”

我“婆婆注意措辞而且我对比我矮的小正太不感兴趣”

婆婆嘻嘻笑了几声为老不尊地冲我抛了个媚眼扭着大屁股就走了。金乌不知何时走到我身边金色的眸子轻飘飘地看了我一眼。

我有些奇怪“看什么”

金乌不吭声似乎是看了一眼我的头顶又移开了视线昂首挺胸大步往前走去。

我“……”

我慢半拍地才反应过来金乌这是……在炫耀他比我高

我深吸一口气决定大人不记小人过小碎步跟上金乌一路往不周山的东南边走去。

在不周山东南边的小树林里我找到了玉帝提供给我的可靠证人——没错就是那只举报多次撞见我和九华在不周山“私会”的该死的兔子。

在我撸起袖子准备去抓兔子耳朵时那只兔子正挥舞着短小的前肢跟它面前的癞蛤蟆奋力比画着什么看见我的那一刻突然瞪大了那双红眼睛发出了受惊的叫声“啊——”

我被它的尖叫声吓得一怔还没反应过来就见它连滚带爬地扑到我面前叽里呱啦一顿说“土地婆你知道吗我发现最近有人在跟踪我跟踪我”

我面无表情地一脚踹开长耳兔“请叫我土地神。”

长耳兔又扑上来抱住我的腿“好的土地婆有人在跟踪我”

“有人跟踪你跟我说有什么用”

长耳兔还没说话一旁的金乌就冷不丁开口“大概是因为你比较有经验。”

我“……”

我只能转移话题“兔子我问你你有没有见过九华”

长耳兔有些蒙“谁是九华”

我黑着脸“就是你向玉帝举报多次撞见我和他相会的那个”

长耳兔恍然大悟“哦就是你说的看上他的美貌却看不上他智商的那个呀土地婆我跟你说跟踪我的那个人就是他”

我顾不上纠正长耳兔的称谓连声问道“九华跟踪你你没搞错吧”

长耳兔一脸煞有其事“不可能搞错的先前几百年我都见过他好多次了一天前他偷偷跟着我还被我当场抓包他一定是嫉妒我有他没有的长耳朵”

我直接提溜起长耳兔视为珍宝的长耳朵“一天前那现在呢”

长耳兔挣扎了几下在我武力压制下只好老老实实说道“现在就不知道了不过我发现好像又换了个人跟踪我。土地婆这简直太可怕了你得管管呀”

谁会花心思去跟踪一只活了五百年都无法化形的兔子真是白瞎了不周山这灵气充沛的修仙佳地

为了那双长耳朵

虽然长耳兔的这双长耳朵确实比其他的兔子更长、更直……

我只当长耳兔是被害妄想症又犯了没理它问道“你最后一次发现九华的地方在哪儿”

“就在北边的水潭旁土地婆你听我说我觉得我最近耳朵有点儿痒你替我挠挠……”

我不再理这只聒噪的长耳兔转头就往北边的水潭驾云而去。金乌亦步亦趋地跟着我在我爬上云朵那一刻他又突然开口“你喜欢九华哪一点”

我一门心思地思量着水潭的具体方位没有回答。金乌又耐心地问了一遍我随口敷衍道“哦大概是第一次见面觉得他浑身被金光笼罩的样子很帅吧。”

话音刚落我就觉得身旁金光乍现。

金乌他……变成了一团行走的小太阳。

我怔怔地看着他金乌面不改色地迎接着我的目光。良久我语重心长道“少年要学会克制你的太阳之力。”——哼会发光了不起啊

金乌“……”

我还想教导他几句却突然感觉到不周山的北边传来一丝不对劲的气息我顾不上他连忙催动灵力。

“筋斗云快”

金乌“……”

【四】

每个人都会有那么一个偶像。

我的偶像是只猴子。

为了表达我对偶像的敬佩之情我住的山洞叫“水帘洞”我驾的祥云是“筋斗云”我的武器则被称之为“金箍棒”虽然那并不是一根大棒子也并不是从耳朵里取出来的。

我的武器是一条从掌心生长出来的荆棘。

我握紧了手中的荆棘问金乌“会打架吗”

金乌思考了一会儿才回答道“不会。”

我挑眉“有法器吗”

金乌蹙着眉头摇了摇头。

我木着一张脸道“所以说你只会发光”

金乌没吭声摆明是默认。眼看离那散发着阴暗气息的水潭越来越近我只能叹口气道“为了你的安全着想你只能……”

我话还没说完就感觉一个温暖的身躯凑了上来。金乌双臂一张紧紧地抱住了我下巴抵着我的头顶“我会抱紧你的。”

“……”大哥我想说的是“你只能先回天庭”……

“我不会再离开你。”

金乌这话说得有点儿莫名其妙我顿时觉得像是有一只猫爪子在我的小心肝里使劲地挠。

可我没有时间去纠结这莫名其妙的情绪因为一晃眼的工夫我们就来到了水潭的正上方我分明瞧见有个人浑身是血地躺在水潭旁边。

五百年养成的土地神职业素养促使我立马赶到他身前检查情况。

从那血人的气息来看我记得他是不周山南边的一只老虎刚成年并没有多久可是……我明明记得那只老虎并没有修炼到能够化形的地步难不成是刚刚化形就被人袭击了

血人呻吟一声缓缓睁开眼我连忙凑上前喊道“旺财这里发生了什么”

旺财神情一僵没有说话。

我又问“旺财你不记得我了当初你的名字还是我取的呢。”

旺财这才缓缓道“有人袭击了我……”

“谁”

旺财想了很久才摇头道“我没看清楚他的面目。”

我觉得有些遗憾看了看四周也没发现什么特别的只得又回头问旺财“那你在这附近有没有看见过什么陌生人嗯……一个看起来呆呆傻傻的美少年”

旺财这回迟疑了更久但还是摇了摇头。

在这期间金乌一直紧紧地抱着我不松手旺财视线在我头顶一掠而过又轻轻别过头。

我沉吟了一会儿看着天色已经晚了在夜晚的山头寻人显然不太现实于是我对化成人形还挺帅的旺财道“我能摸摸你的手吗”

旺财神色一僵还没来得及说话我就感觉身后的金乌将我抱得更紧他甚至还空出一只手来握住我的手很大方地说道“摸我的吧别客气。”

我翻着白眼打掉金乌的手这时旺财已经爬起来我好心问道“需要我带你回窝吗”

旺财状似无意地瞥了一眼金乌“不用了我自己可以回去。”

说着他带着那一身血就一瘸一拐地往树林深处走去。我耸了耸肩决定回水帘洞却发现金乌一直蹙着眉头看着旺财离去的背影。

我一时好奇问道“你看什么呢”

金乌紧皱眉头“我不喜欢他。”

我“……”

金乌又转头看我一本正经“我挺喜欢你的。”

我嘴角抽搐了几下“谢谢我也很喜欢自己。”

因为金乌这一打岔我下意识地也回头看了一眼旺财恰好撞见旺财拐了个弯视线往我们这边瞥了一眼那眼神带着点儿阴沉狠戾莫名让我心里一惊。

大概……是错觉吧

【五】

因为金乌罢工人间的夜晚来得尤其早也尤其黑。

等我一路摸到水帘洞门口已经看不见什么光亮我一时不察险些被脚下的石子绊倒幸好身后的金乌手疾眼快抓住了我右手紧紧地抓着我的手臂那滚烫的温度透过厚厚的衣服传到了我的皮肤。

我一把甩掉了金乌的手。

金乌没说话一双金色的眸子在黑夜里尤其亮。金乌与我之间的身高差距终于让我意识到眼前的金乌再也不是当初偷偷跟在我身后当痴汉的熊孩子他已经长成了一个身强力壮的八尺男儿我甚至要抬起头才能看见他的脸。

我突然觉得气氛安静得有些诡异让我很不自然我耸耸肩努力找话题打破这片寂静“到你实现自己仙生价值的时候了发光发热吧”

“我在控制自己的太阳之力。”

我“……”

见我半天接不上话金乌又说“如果你能摸一摸我的手我的太阳之力搞不好就控制不住了。”

我“……”

我的神啊我纵横花痴界六百余年这还是第一次遇见别人主动让我摸手

金乌又问“我一直很奇怪你为什么这么热衷于随便摸人手呢”

我下意识张嘴反驳“我哪有随便我从来只摸帅哥的手而且每次行动前我都要观察人家一阵子”

夜晚太黑黑得我已经看不清金乌的表情只能看见他那双亮晶晶的金眸。他似乎更为困惑眼睛微微眯起“那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为什么当然是要将我花痴教发扬光大啦

我张了张嘴却怎么也不能理直气壮地说出来。

在我晃神的那一刻我似乎隐隐约约听见金乌在嘀咕着什么“我已经努力长得这么帅了为什么你还是不愿意牵我的手……”

“你说什么”

“不……没什么。”

一天的奔波已经让我很疲惫我现在只想倒头就睡明天继续寻找九华无奈我是个夜盲没了光亮完全寸步难行我只得又求助金乌“手给我。”

“嗯”

我板着一张脸没好气道“我要手动拉亮你这盏灯”

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等了半天金乌才伸过手来。我一把攥住他的手还用力捏了捏。下一秒我就感觉周围温度升高瞬间光芒大作险些亮瞎我的眼

我差点儿就爆粗口“能不能给我个缓冲的阶段啊”

金乌没说话微微别过头也不知是不是眼睛被光刺激到了我竟然看见他耳根红了一片。

我默默用空着的那只手揉了揉眼心想一定是我看错了。

我正要松开金乌的手金乌却反握住我的手“不要。”

“……”

“你一松开我就要控制住我的太阳之力了。”他厚颜无耻道。

我“……”

我叹了口气只好认命地握住了金乌的手。

金乌微微侧头一勾唇突然笑了起来一双金眸几乎都弯成了月牙。

我怔了一下险些迷失在他那笑容之中我咬了咬舌尖靠着那点儿刺痛努力回过神来。

可恶他竟然用美男计

“睡觉”

我心里闷闷的也不知道是生金乌的气还是气自己立场不坚定气鼓鼓地背对着金乌躺了下去。

金乌没说话但我觉得身后一暖他似乎靠近了我一些。我撇了撇嘴没有出声。

然后畏黑的我抓着金乌的手睡了一整晚。

天刚蒙蒙亮我还未睡醒就听见洞外传来一阵喧闹声“土地婆土地婆不好啦长耳兔出大事啦”

【六】

长耳兔是只聒噪且神神道道的兔子一天到晚都在怀疑有人对它图谋不轨意欲夺走它的那双长耳。

我万万没有想到它担心的事情竟然会有一天真的发生了。

长耳兔死了倒在一片血泊之中而它那对视若珍宝、引以为豪的长耳已经不翼而飞被人连根截断。

我耳边仿佛还回响着长耳兔那叽叽喳喳的叫声“土地婆土地婆我跟你说哦有人在跟踪我呀”

“土地婆土地婆你听我说嘛。”

“哎呀土地婆不要抓我耳朵啦”

“土地婆土地婆我耳朵最近有点儿痒你帮我抓抓嘛”

金乌抢先一步伸手蒙住我的眼睛“土地婆别看。”

我愣了半晌才挥手打掉金乌的手呵斥道“不许叫我土地婆叫我土地神”

金乌“……”

“你这只修行了五百年都没办法修成人形的笨兔子”

“……”

金乌没说话上前一步抱紧了我。

我咬着牙挣开他的怀抱猛然转身一把抓起带我来的小野猪“说谁把长耳兔弄成这样的”

小野猪似乎是被我吓到了结结巴巴道“我……我也不知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良久我身后传来了一道细小的声音“我看到了……”

这声音是……

我再次转身却见从长耳兔那冰冷的身体下钻出一个绿色的身影是经常跟长耳兔在一起的癞蛤蟆。

癞蛤蟆细声细气道“我看见了……是旺财做的……”

“旺财”

癞蛤蟆语速又快又急似乎受到了惊吓“不那不是旺财旺财明明是一只憨傻的老虎还经常让我坐在它的背上……那个人是披着旺财皮的坏蛋对是他杀死了长耳兔还拿走了长耳兔的耳朵我看见了看见长耳兔的耳朵变成了两支……两支箭”

我脑中灵光乍现突然就想起五百多年前初见九华那一刻凭空出现射向金乌的那支利箭。

我下意识地看向金乌刚好对上他看我的眼。

“金乌……”我话还没说完耳边就听见了利器破空的细小声音。

“嗖——”

几乎是一眨眼的工夫一支泛着银光的利箭就已经逼近眼前我还来不及反应也不知是哪里学来的习惯下意识地就将金乌护在我的身后。金乌一愣脸上闪过一丝复杂的神情他强而有力的胳膊强制地抓住我的肩膀反手一带又将我抱进他的怀里他再一扭身以自己的后背去迎接那支利箭。

“金乌……”

鼻尖萦绕着一股血腥味我的心一沉瞪大了眼看着金乌却见金乌神色疑惑他缓缓转身周身气息猛地一冷。

金乌的身后一个雪白的身影半坐在地上那支利箭刺穿了他的身躯箭镞在他胸前微微晃着。

九华

九华一身狼狈雪白的衣衫沾满了血迹。他半睁着眼微微歪着头看着我们笑纯真而又懵懂“大哥大姐你们来找我啦。”

“……”

“看我棒不棒我找到后羿的下落啦”

“……”

“咦你们怎么不说话”

九华歪着脑袋似乎想伸手拉住金乌的衣袖却在伸出一半时手无力地垂下。

金乌背对着我我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能看见他一步一步朝九华走去伸手摸上了九华的发顶。

“嗖——”

空气里又传来利刃划破空气的声音。

长耳兔有两只耳朵

几乎是下意识的动作我掌心的那条荆棘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快速生长一眨眼的工夫就将九华和金乌包裹其中可那支利箭在半空中转了个弯转而飞向了我的方向。

剧痛中我仿佛看见金乌浑身金光大作那灼热的光芒瞬间烧毁了我的荆棘也烧着了躲在不远处的旺财。

金乌那双好看的金眸变得一片血红他冲我伸出手似乎在喊着什么。

我好像……想起了什么。

【七】

我叫小勾立志做个花痴摸遍天下所有长得帅的人的手。

你问这是为了什么我当然是为了保护一个人。

一千年前人间大乱妖魔肆意扰乱人间奸恶之人也趁机作乱。玉帝一怒之下命金乌九人轮流当值要晒死人间所有奸佞之徒。

凡间有人名后羿他的许多亲人死在这场大旱之中他怨天不公不知打哪儿得来一张射日神弓将金乌的八个兄弟一一射死。

我和九华与金乌九兄弟一起长大可以说我和九华与生俱来的使命就是保护金乌一族。

那一场射日大战我与九华拼尽全力才护得金乌一命金乌元神大损重返元胎重新生长我则命丧射日神弓之下。

后来……

后来九华千方百计寻得凤凰神鸟以自己三魂六魄为代价换得我涅盘重生。

我重获新生却忘了一切只记得此生要找出一个长相英俊手心满是厚茧之人。

九华神智大损往事也忘了大多依稀只记得要护住金乌。

在被金光笼罩其中的那一刻我终于看见了往事的一幕幕。

我看见了五百多年前后羿屡次刺杀金乌不成在被天兵天将追杀之下将两支射日神箭藏入长耳兔的耳朵之中以长耳兔的生命灵力滋养神箭而他自己则藏身不周山等待时机。

我甚至还看见偶尔会清醒那么一次的九华察觉到了后羿的下落寻去了不周山与后羿恶战一场却落得个两败俱伤的下场。

后羿趁机占据了旺财的身体伺机报复。

长耳兔命丧后羿之手被取出了射日神箭。

后来呀后来……

迷迷糊糊之中我似乎听见有什么人在我耳边说着话。

“金乌你真要救这二人性命”

“凤凰上神我意已决。”

“呵呵金乌你可知当日九华用他三魂六魄为代价才换得小勾重生的机会现如今想救两条性命你能拿出什么代价呢”

“上神……我愿以我性命和金乌之魄为代价。”

“天下不可一日无金乌。”

“那……那便让九华替我成为金乌吧。”

“小勾呢”

“小勾……就抹去她一切记忆让她重新变成当初无忧无虑的荆棘小仙。”

“既然如此我便如你所愿。”

不……我已经忘记了一次这次我不能再忘记金乌和九华

我努力挣扎起来口中满满的都是血腥味。也不知过了多久那束缚我的无形力量仿佛削弱了一分我奋力睁开眼竟看见凤凰上神张开双翅缓缓飞向天空那七根尾羽流光溢彩仿若一团火球。

“金乌”我大喊。

金乌怔怔回头见到我的那一刻金眸猛地亮了起来衬得他那张脸愈发苍白“小勾……”

“我想起来了我都想起来了”我努力想扑过去却发现自己面前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透明的屏障阻断了我扑过去的动作。

有什么不对劲……

我转过头发现九华静静地半坐在我身旁他的怀中抱着被截断了双耳的长耳兔。我又转头看向金乌却见金乌怀中抱着一个浑身浴血的女子他的身后还躺着一个没了声息的白衣少年。

那是……我和九华

金乌激动起来慌乱地抱着我的身体朝我走了过来可是奇怪的是他看不见我“小勾是你吗”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伸出手想去碰金乌却突然发现自己的手是透明的难道……难道我已经灵魂出窍了

金乌找了许久也没能找到我最后无力地跌坐在原地一张脸愈发没有了血色仿佛生命力正源源不断地从他身体里流失。他金眸里闪过一丝茫然半晌他突然笑了“小勾真好。”

“不一点儿都不好”我感觉心脏像是被谁给抓紧了一样紧得我都快透不过气来。

我不喜欢这样子的金乌看起来毫无生机的金乌

“当年你和九华保护了我现在轮到我来保护你们了。”

“凤凰上神你快住手啊”

凤凰上神那七根尾羽摄取了金乌的生命力愈发光彩夺目。

不……快住手……快住手啊

金乌仿佛失去了力量竟连我的身体都抱不住整个人无力地躺在了地上。他的金眸茫然地看向我的方向“小勾你在那边吗你握握我的手好吗”

我泪如雨下努力地捶打着那无形的屏障却无济于事。

金乌静悄悄地看了我一会儿似乎失去了所有生机半晌他突然又动了起来右手像是用尽所有的生命力一般努力向右边我的那具身体伸去。

“啾——”上空凤凰上神发出涅盘重生的一声尖鸣。

尖鸣声刚落我只觉得整个灵魂仿若都被扔进了火球一般灼热的生命力源源不断地输入我的魂魄当中。

“金乌”

金乌终于合上了那双金眸嘴角还挂着笑右手却落在距离我左手三寸之外。

不我心胆俱裂灼热感铺天盖地地袭来似乎要夺去我的意识。

天旋地转之中我只觉得自己仿佛被困在了一具躯体当中那具躯体看到的世界是一片金色那片金色世界当中缓缓出现一抹绿色的身影。

那绿色身影猛然转身看过来蹙着眉头呵斥道“为什么偷偷跟踪我”

因为……因为你是我的小勾啊

“你不要再跟着我我已经对九华星君没想法了。”

那……那你也忘了我吗

我是你的金乌啊

【八】

我叫小勾负责看管王母娘娘后花园的一片荆棘林。

同我一起看管荆棘林的是一只聒噪的笨兔子据说这只笨兔子修行了上百年仍未修炼成人不仅如此它的耳朵还比寻常兔子短上一截。

天界传闻王母娘娘审美与众不同就喜欢短耳兔。

对此我呵呵一笑指不定王母娘娘喜欢的是聒噪兔呢。

“小勾小勾你知道吗我觉得太阳喜欢我每次我打南天门走过它就会变得更亮了呢”

“你想太多了。”

“小勾小勾你听我说嘛我从蟠桃园土地神那儿听来一个八卦当年有一个可蠢的神仙暗恋上一个仙女偷偷跟踪了她大半年结果把人家给吓得求玉帝贬她下凡当土地神你说这可不可笑”

“呵呵呵好好笑哦。”

“小勾小勾你笑得真难看咦……小勾你怎么哭啦”

哭我下意识摸了摸脸颊却摸到了一手的水渍。

啊我哭了吗

“小勾小勾你是想到了你喜欢的人吗”

“喜欢的人”

恍惚之中我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双金色的眸子。

那是谁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