铲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铲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数字音乐的救赎

发布时间:2020-03-23 11:21:54 阅读: 来源:铲子厂家

为了解救音乐,来自“音乐阿凡达”的人们齐聚北京.1月19日下午,北京中关村皇冠假日酒店被一群形象奇异的人占据.这些怪客有的梳着印第安人的小辫,有的把头发削去了半边,有的又长发飘逸,有的胡子邋 遢.这是一群歌手、词曲作者、音乐制作人和唱片公司从业者,把音乐当做潘多拉星球那样崇拜,宁肯和它共同沉浮.他们交织着对音乐的狂热爱好和对音乐窘境的恐惧共存.

在这群来客中,几个穿着守旧的人显得很另类.他们沉默着坐在前排,与大厅的狂欢气氛显得有点儿格格不入.他们来自百度、淘宝、SP等互联网行业,常令音乐阿凡达们又爱又恨,却难以割舍.摇滚乐队单调的鼓声1遍又一遍地重复演奏着,敲得人心慌.半个小时后,中心人物、以反流氓软件同盟出名的董海平出场了.“网络音乐版权的现状使人耽忧.”董海平说.接着他推出了自己的解药,一家行将上线的非传统音乐网站——“最地带音乐网站”.根据他的设计,最地带极具革命性,用音乐版权证券化的方法使更多的人参与音乐、并从中取得收益.“创办最地带音乐网站,是我在实现自己3年前的许诺.”董海平说,“我们要以全新的模式来推动中国音乐版权保护.”董海平讲毕,场上响起了如潮的掌声.“中国数字音乐市场已到了完全混乱地步,没有比这更惨的状态.”音乐创作人湘海很兴奋地告知记者,“我们愿意支持'最地带音乐网站'进行尝新,不管结果如何,但肯定不会比现在更糟.”“这是一种闻所未闻的方式,但也是非常新颖的模式.不过我们也不可能只把希望寄托在一个新的网站上.”现场的一名音乐人半信半疑.“我们在观望,但还需要时间看他运营的情况.”一名来自互联网行业的人士直言不讳.最地带能成为音乐阿凡达们的潘多拉星球吗?谁在宰割音乐人?根据董海平的描绘,歌手可以自己将音乐上传到最地带网站上,1首歌曲的版权可以拆分成上万股股权,粉丝们可以对每一股股权进行认购.而网站方则负责与其他互联网企业交涉,保护版权并从中取得收益,再依照股权数额发放给股东.歌手在最初出售股权时可以获得收益,也可以保存一部分股权,靠分红取得收益.董海平说,股东数目构成了一个群体,容易构成一股维权权势,当积累的歌曲愈来愈多的时候,就构成了一个带有很强话语权的平台,比零星的歌手更容易取得盗版企业的赔偿,从而增进了全部网络版权市场的发展,加强了音乐人权益.“即使不能从根本上改变,也是一种新的尝试.”布衣乐队经纪人黄晨认为,当音乐人的生存状态延续得不到改良的时候,一切尝试都是值得的.布衣乐队就是等待解救的阿凡达之一.这个乐队已奋斗了十五年,也创作出多首脍炙人口的歌曲,并屡次赴国外演出.但他们依然只能住在北京机场附近的一个农村小院内,冬季寒风刺骨,他们却只能与全村人共用一个公厕.“布衣乐队是国内最坚持的摇滚乐队之一.他们的人员非常稳定,十几年来,也没有人兼职过其他行业,一直围绕着音乐奋斗.”布衣乐队经纪人黄晨告知记者.这是个由4位来自西北的音乐人于1995年组成的乐队,曾创作过影片《疯狂的石头》片尾曲《我爱你亲爱的姑娘》、《3丰》等,这些音乐在网上广为流传.但是至今,布衣乐队依然生活在困窘当中.在最地带音乐网站上线的现场,与董海平对未来的美丽向往不同,黄晨告知记者的却是一个昏暗的现实.布衣乐队曾与SP公司签订合约,依照音乐下载分成提取收入.“但由于下载数据的不透明,艺人根本没法根据协议规定,取得应有的收益.”黄晨告知记者,布衣乐队有一首主打歌曲和SP签约后,终究只取得上千元的收入.而她拜托朋友查询中国移动后台系统后,却发现这首歌的收入最少应当数万元.其中乐队的收入只占了很少的比例,根本不期望这块收入.这并不是个别现象.音乐制作人崔恕告知记者:“乐队和SP公司签约时,一般依照5:5进行分成,SP和运营商签约时,也基本依照5:5进行分成.这意味着1首歌曲下载后,艺人可以得到25%的收益.还有一些更加强大的音乐公司可以绕过SP和移动直接签约,将SP剥削的一层省去.”但崔恕认为,现实情况却是,由于音乐人处于全部产业链的弱势一方,不掌握后台数据,也不掌握营销本钱(分成要依照扣除营销本钱以后的净利润分成),话语权几近全是SP或运营商一家说了算.音乐人通过音乐下载渠道取得的收入总是被压低.一名不愿泄漏姓名的艺人告知记者一个数字:“羽.泉”这些年创作的所有歌曲,通过网络下载分成仅仅只取得约30万元的收益.这是一本明显出错的帐本.据艾瑞咨询提供的统计数据,2009年中国SP提供无线音乐内容所得收入总额将到达16.5亿元,与2008年相比增长8.2%.这与音乐人获得的收益相距甚远.对此,北京爱朵文化CEO、著名音乐营销专家张志远告知记者:“信息不对称,游戏规则不透明和渠道商过于强势是造成这1现象的主要原因.”“但我们也没法通过法律手段来保护应有的权益.”黄晨告知记者,太高的法律诉讼费用和庞杂的取证环节,都是普通音乐人难以承受的.音乐制作人龙隆亦表示:“音乐人是分散的群体,一个个就像是被任意挨宰的绵羊,也没法构成一股强大的气力,集体维权.”更糟的是,新收入来源未确立,旧收入途径又已被掐死了.数字音乐盛行后,建立在商业包装炒作和控制渠道发行基础上的传统唱片业的赢利模式被完全颠覆.2009年艾瑞调研数据显示,97.6%的用户常常使用互联网获得音乐内容,这1比例远远高于传统的CD/唱片和新型的移动互联网渠道.“本来一张畅销唱片能卖到几十万张,但如今一张唱片若能卖到二万张,歌手就已算是大腕级的人物.”湘海说.黄晨算了这样一笔账,一张制作精良的唱片需要上百万元的投入,若依照销售两万张,以一张唱片售价30元计算,其总共获得的收益只有60万元.这也意味着,推出一张唱片需要亏损40万元.“布衣乐队在2009年已不再制作唱片,而仅仅以最原始的磁带情势,制作了几千张做为'纪念版'进行发行.”黄晨说.“目前,布衣乐队的主要收入只能依托商业演出.”黄晨告知记者,这也是目前国内99%摇滚乐队的收入来源.据记者了解,在夏季演出旺季时,布衣乐队每一个月能有四五万元的收入,而在冬季演出淡季时,每个月可能只有几千元收入而已.若将这些钱平分,乐队中每位成员的收入就非常有限.谁在纵容盗版?出名的歌手都是靠演出挣钱,而非版权,这在音乐界已是尽人皆知.而演出又主要靠名望,而积累名望最简单的办法是什么?鼓励盗版取得传播.湘海告知记者:“音乐人没法通过正常渠道取得收入回报,他们只能纵容盗版,乃至主动联合盗版商,让自己的歌曲在网络上做最大可能性的传播.一旦歌手依托一首歌走红后,他就可以依托商业演出取得收入.”张志远告知记者,1首网络歌曲的走红前,唱片公司一般将歌曲先是放到一听音乐网、9听音乐等网站上进行推送,通过业内默许的“刷榜”或支付费用等情势,将歌曲推送到排行榜上.传播3到六个月,一首歌如果不能火,就立刻更换歌曲.“传播进程中,歌手和唱片公司除使用短信群发、电视flash广告、推手推行以外,也会联合盗版厂商刻制盗版光碟,以最便宜的方式进行推行.”张志远说.“这些盗版光碟还会被大量上传到网上,被用户进行下载.”湘海告知记者,这也是百度等搜索引擎提供的音乐下载作品良莠不齐的重要缘由.“但是歌手和唱片公司是不会在乎本身版权利益的保护.”湘海说,由于只有让本身的一首歌火了以后,这个歌手才能取得更多的商业演出机会.“这是非常矛盾的心态.”湘海说,“一方面,音乐创作者每天喊着打击盗版;另一方面,99%的歌手都希望自己的作品被盗版.”音乐版权的保护流为空谈后,也使得更多内容低俗、口水泛滥,乃至大胆抄袭的音乐作品充斥着人们的视听.湘海告知记者,很多业余歌手去提供伴奏带的网站上下载伴奏带,然后自己填词,编个可以哼哼的曲调,就传到网站上进行大量传播.“这使得大量恶俗的歌曲,占据了音乐原创市场.”“这些歌曲的红火,直接冲击音乐创作人的创作信心,影响着他们的音乐理念.”湘海表示,“从长远来看,这将大大削弱中国原创音乐市场的创新力.”在生存环境遭到破坏后,“我身旁一批有理想的音乐人在卑劣环境下,已开始转而从事广告、演出等非音乐创作产业.”湘海说.而纵览全球数字音乐市场,由于我国互联网数字音乐没法得到有效的版权保护,数字音乐竞争力的发展也落后于其他国家.据艾瑞咨询发布的数据显示,2009年中国数字音乐市场规模将到达17.9亿元,其中,无线音乐营收占92.1%,在线音乐营收占7.9%.市场规模同比增长8.2%,较2008年增速有所放缓,也落后于美国、日本、英国等其他国家.“最地带”模式摩登天空唱片公司总经理沈黎晖认为,中国数字音乐发展的关键主要受制于版权保护的窘境.在数字音乐时期,运营商和互联网公司牢牢控制着发行渠道,已让音乐人边缘化.2009 年8 月26 日,文化部印发了《文化部关于加强和改进网络音乐内容审查工作的通知》,就加强在线音乐内容审查、规范在线音乐经营提出了明确要求,目的为在线音乐运营商提供了一个更加公平、规范的竞争环境,实现在线音乐产业链上下游企业的“共赢”.这是一个长远的愿景,面对当下盗版音乐泛滥的现状,音乐从业者本身也在做更多探讨.湘海表示,从音乐人权益保护的角度动身,“我们希望互联网音乐只提供试听,不提供下载服务.”但这是一条难以实现,乃至违背技术发展趋势的途径.董海平说,“最地带音乐网站”将音乐作品部份版权分割出售,由歌迷根据喜好自由购买,这类做法可以将音乐作品版权持有者的范围也扩大到更多的人群,侵权方将面临着千千万万的版权持有人.“这些版权持有人在分享作品经营收益同时,一旦有其他网站盗版使用,则所有版权持有人一定会站出来保护权益,打击盗版.”董海平表示:“中国互联网用户占世界前列,只要解决了版权问题,数字音乐的收入未来几年就可能出现几十倍乃至上百倍的增长.”对这类类似将音乐作品收益证券化的模式,湘海表示,“'最地带音乐网站'捆绑了音乐人和歌迷的利益,让大家齐心协力共同反对盗版,这将有效克服以往音乐人分散、不团结的局面.”但问题是,“最地带音乐网站”也只是一家商业网站,本身收益也是提取歌曲经营收入的佣金.“如何做到其经营数据的透明、公正性?如何真正保护音乐人和乐迷的利益?”都是值得商议的环节.对此,董海平表示,“最地带音乐网站”已聘请了第三方会计事务所,对数据进行严格审查.同时,网站也已聘请了有关律师,在音乐人权益遭到侵害时,会帮助进行有效的维权运动.据记者了解,截至发稿前,已有包括巫启贤、高明骏和刘嘉亮等15位歌手将在“最地带音乐网站”首批发行自己的单曲.和“最地带音乐网站”还在洽谈中的黄晨表示:“董海平目前对数据透明和法律维权方面的解释,还不足以让人佩服,需要实践做检验.”不仅如此,沈黎晖提出疑问:“音乐人在数字音乐产业链中原本就没法盈利,让更多的乐迷投资后,怎样可能就一夜之间实现赢利?”明显,“最地带音乐网站”在弄一场连音乐业内人士都没法看明白的运作模式.沈黎晖认为,从目前现状来看,将互联网视为与电台、电视台类似的宣扬媒介,以此寻觅特定用户群、打造成互动、交换的平台,再通过商业演出、发行作品等其他渠道获得收益,是比较现实的做法.从长远发展角度,中国数字音乐需要政府、行业协议、音乐人共同协力,通过技术开发,改变全部是“一刀切”的免费模式,才有可能真正探索出一条可行性的长远之路.沈黎晖表示,未来应当由音乐人自主决定是不是将音乐免费,免费多久等问题.例如,麦当娜的歌曲就是收费,而部份音乐则可以完全免费.将市场细分后,才可能发掘更多的商业模式.刚上线的网站对商业合作伙伴的吸引力有多大,也需要在网站的发展过程中来验证.目前,与最地带有合作意向的包括淘宝、百度、Myspace等网站.“最地带吸引我们的地方,一是有完全版权的原创作品,2是其独特的证券化模式.”淘宝数字产品发展部产品负责人张阳说,对第一个方面,淘宝希望能够在淘宝的数字平台上使用最地带的音乐,但对第二个方面,是不是能够合作,还需要看最地带自己的发展和成熟,然后淘宝才会参与.这条漫漫求索的之路还很长,不知道有多少音乐人能坚持下来.《21世纪经济报导》

成都棕南医院怎么样

哈尔滨忠山中医医院科室列表

成都西部痛风风湿医院怎么样

相关阅读